黑色灰姑娘剧情介绍

故事的舞台是清兰学园仍在举行的学园第一美男美女的选美大赛。憧憬着选美大赛的平凡女高中生的主角,一边抱着外表的烦恼,一边对抗着在校园内留下深刻色彩的外表主义,为梦想和恋爱而奋斗的逆袭爱情故事。 详情

让我们荡起双桨是c小调吗

“是吗?”白颜淡淡的问,嘴角的那抹笑极美,妖娆而艳丽。垂眸,看着阳光下,大门边的黑影。脸色一变,突然甩开白筱的手,任自己的身子,重重的从楼梯间滚落,那么轻轻的,她突然在石破惊天之后,缓缓的喊了声:“姐姐!”不是惊叫,不是责备,而是叹息,就那样突如其来的,打进所有人心里。 白颜很疼,真的很疼,虽然她是故意摔下楼梯的,但那失重的下坠感让她害怕。她只是好想知道,如果这个占据她一切的女人这样直白明显地伤害了她,他们,是不是还是不会看她一眼? 终于落地,她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白颜费力的让自己靠得离滚落的背包近一点,那里有她的洋娃娃,她所有的力量。她努力的撑着最后的力气不要痛到晕过去。然后她看见,如她预期的,白子墨还有韩在俊从门口走了进来。只是,白子墨始终未看她一眼,就慌张的越过她,甚至差一点踩到她的手臂,他完完全全的漠视她这个伤者,却是跑上楼焦急的搂着那个毫发无损的女孩问:“筱筱,你有没有事?” 接着是白筱慌张的声音:“是她自己,她自己……哥,不是我!” “哥……”白颜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她觉得自己渐渐没有了力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为什么看着自己的亲哥哥从她身边踏过去的时候,她那么想哭,就真的哭了出来。这时候她突然想,要是死了呢?她死了呢?是不是他还是只会说:‘筱筱别怕。’她。真的好恨……好恨…… 然后,她看见一双漆黑亮丽的皮鞋进入自己的眼帘,那双手抱起她,她好疼,真的好疼,但是她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背包,始终没有放手。缓缓的,她的笑勾在唇边,可是眼神却是虚空的,满是无奈,哀伤,讥讽…… 白颜因为这次的事故,摔断了右手。大大咧咧的阿莫赶到医院,也忍不住抱着她失声痛哭,对着唯一在病房里的韩在俊就骂:“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到底要她怎么样?出事那年她不过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而已?逼的她一无所有,还不够?这么多年对她不管不顾,只留她住在狗都不住的地方,还要她感恩戴德吗?现在又想起来折磨她了吗?你知不知道她每天要怎样超负荷的学习和工作?她现在摔断了手就代表她没有办法工作,没有钱,她连吃饭上学都有困难?你知不知道?” 白颜被惊醒,愕然的看着病房里的场面,阿莫愤怒的朝一旁吼着,而韩在俊丝纹不动的站在床脚。她再看,没有其他人了。她眼底黯了黯,低声唤了声:“阿莫。”阿莫停了下来,她是一路跑来医院的,一直到现在还喘着粗气。她转过头看着白颜,白颜朝她摇摇头说:“不是他,是他救了我。”她的声音很细弱,干净而透明。 作为白颜的死党,阿莫自然马上就明白了白颜的意思,也了解自己错怪了好人。但在她心里一直认为韩在俊和白子墨还有白筱是一伙的,所以不管怎样他都算得上是同谋。于是她哼了哼,扫了眼韩在俊,虽然没有一开始的敌意,却也算不上友善的撇过头去。 白颜无奈的笑了笑,她转眼打量了自己所在的病房,沉默坐起身,想自己是怎样的鬼迷心窍,到头来还是自己倒霉。她苦笑的伸手就要去拔掉手腕的针头。这个动作让一直沉默的韩在俊一个箭步冲上前,死死了拽住了她的手,沉声问:“你要做什么?” 白颜愣了愣,仰起头虚弱的笑了笑:“在俊哥,颜颜现在,住不起这么贵的病房。再不走,我好不容易存下的学费又要没有了。我可以回家休息的。”说着她趁韩在俊分神,拔下了针头,动作实在太赶,溅出了点点鲜血,她哎呀一声,悄悄抬眼瞅了一眼韩在俊被血染脏的衬衣,缩了缩,说:“对不起,我……” “好了。”韩在俊不在乎的卷起衣袖,低头看着她冒血的手腕,一把按住。另一只手快速的按下铃。转头认真的看着白颜:“你给我乖乖的,听话。” 白颜听了,先是一愣,接着惨白的脸突然亮起来,好看的笑眼缓缓弯起,那一瞬,华美动人,天地都可失色。白颜,从来都知道的,自己很美。在楼梯口,她甚至一开始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放手任自己就这样摔下去,她只是突然很愤怒,很愤怒。那时她猛然想起多少年前的记忆,那年白筱牵着她母亲的手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拱门外,然后,她被赶出了白家的世界,看着她一步步踩着自己,高傲的做着白家的公主,一点点,侵蚀掉她所有的一切,一切的一切…… 久久的,白颜才说,这时已是泪眼朦胧,她说:“在俊哥,好久没有人,这样和我说话了……”她认真的望着眼前男子的眉眼,缓缓的闭上眼说:“你回来了,真好……”她感觉,握着她的手,那冰冷的手心,突然,颤了颤。 因为事情是白筱推倒白颜,所以,白家没有人去提这件事情,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白颜被吊着的手臂,会刺痛一些人的眼。 灾难对于白颜来说,并不可怕。不是她不怕,而是因为她几近麻木。然而,有些快乐,无声无息的,竟让她的生命,缓缓有了鲜活的痕迹。 在韩在俊面前,白颜很乖巧,也确实,她是乖巧的女孩。如果,没有后来的那些日子,她一定会是这世上最温顺美丽的公主。韩在俊对她很好,会搁下自己公事,亲手替她誊写报告。会固执的每一次都陪她去复诊,监督她有没有吃药,不论有多忙。更会在她躲在墙角偷偷听他弹钢琴的时候把她拉出来,像小时候一样,让她光明正大的,坐在一旁倾听。白颜像受到蛊惑一样,第一次,有勇气当着别人的面,从自己随身的小背包里拿出她的芭比娃娃,她就像个孩子一样抱着它,歪着头迷茫的看着面前弹琴的王子,快乐的,不知不觉的,落下泪花。 当韩在俊看见那个坐在窗边,一只手打着厚重的石膏,一只手抱着老旧的芭比娃娃,痴傻掉泪,双肩颤抖的女孩。没有来由的,心口钻痛。重逢这么久,他第一次喊她:“颜颜。” 白颜恍惚的回过神,愣了愣,歪着脑袋对他笑,她说:“在俊哥,你不在的时候,颜颜有弹琴,一直都有……” (未完)0我喜欢0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黑色灰姑娘(四)黑色灰姑娘(三)黑色灰姑娘(一)黑色灰姑娘(二)所有星辰都坠落大海(十一)所有星辰都坠落大海(十)所有星辰都坠落大海(九)所有星星都坠落大海(八)所有星辰都坠落大海(七)所有星辰都坠落大海(六)评论玖仟璎珞+ 加关注 暂无签名编辑推荐我的城郭我的河笔尖流淌着家乡的美母亲颂读仓央嘉措《那一世》母爱是那碗浓浓的糯米汤团听风语,闻花言,共你在文字里缠绵夏,赴一场心灵之约精致女子之庄姜



闹书荒,求男主由于残疾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却对女主很痴情,很专一的小说

师生恋的

猜你喜欢

黑色灰姑娘